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秃笔听房事

徽湖的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徽湖 资深地产策划人、评论人、图书撰稿人。 本博客文章可转载,网媒转载敬请注明出处且署名,平媒体转载须寄样刊、样报、稿酬。 提供房地产可行性研究、项目规划、设计、策划、营销推广、企业培训、销售及策划培训合作平台。 承接房地产培训、讲座、地产图书策划。 接受媒体约稿、约访。 联系方式: 邮箱:huihu2046@163.com QQ:752313536

网易考拉推荐

信托还是信“脱”,比开发商更黑的黑幕?   

2016-01-27 08:07: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一块黄土毛坯到如今两栋大厦轮廓初成,坐落于安徽省黄山市的江滨大厦几经转手,不再是简单的工商登记股权变更。 黄山江滨公司命运多舛,2011年6月与金谷信托公司签订《特定资产收益权转让合同》后,办理了当时合法基础资产的抵押登记和强执公证。后来,在江滨公司交纳了200万元的顾问费和近千万元首期费用之后,按照还款协议,在以后近七个月的可销售期内,由于金谷公司不派人亲自到场,所有想要销售的房屋办理不了(那怕一套)解押、网签,数十位购房户拿着两份金谷信托公司转交的同意恢复销售文件,向北京市一中院提出执行异议。

 

为了完成拍卖,搞利益输送,金谷信托在(2013)一中执异字第1002号执行裁定书中所辩称,案外人(购房户)所涉房屋没有办理产权过户手续,也没有办理网签,故该房产的合法所有人仍是江滨公司。可以看出,为实现合同有效履行,被告明知其合同及法定义务是什么(解除小部分抵押,协助网签),房屋才能真正实现预售,售房款的取得才具有合法性,才受法律保护。

 

显而易见,金谷信托明知其只发两份销售文件不能作数,还有办理抵押权注销登记的受托义务,协助原告办理网签的义务,原告才能实现房屋真正销售,实现特定资产收益权,否则房屋预售无法有效实现,必然导致拍卖(见《黄山江滨大厦项目亿元缩水迷局调查》、《比开发商更黑的黑幕》)。 一中院审理中,购房户主张:金谷信托公司在抵押期间同意抵押人将抵押物正常进行销售房产的行为,应视为对已销售房屋放弃抵押权。但被告辩称:对于未办理过户登记的情况也不能排除案外人(购房户)有过错。该裁决生效后,造成购房户大量上访,江滨公司在五证齐全的情况下,作为信托委托人信誉尽失,难以招架,因为已支出了高额的建设成本和销售成本,只得借钱退还购房户的全部预付款。没能阻止江滨大厦自2014年8月至2015年2月被强拍三次(流拍),2015年8月张贴变卖公告一次,2015年12月14日再次发公告(比第三次流拍价格降低近五千万元)进行变卖,至今几亿财产仍然空置命悬一线。

 

发了资产收益权信托后,办理了基础资产抵押,却卖不成房。江滨公司几位自然人股东,被许多人认为是一房两卖的黑心开发商,几年来饱受非议,损失巨大。收益权信托成为了“信脱”,更变成“我不是信托”。因为江滨公司是个小项目公司,注册资金800万元,没有二级开发资质,贷款贷不到,只好以特定资产收益权转让,进行融资,准备用特定资产收益款(即房屋销售 税后)进行分批回购收益权,解除抵押。但由于被告公司拿走了其委托评估价值2.8亿的他项权证,在支付了1亿信托融资之后,金谷信托公司只转交了两份同意恢复销售的证明,再不持他项权证亲自到场,不办理解押登记,进行销售网签,造成江滨公司一套房屋也没有卖成。还要借钱退款,信托财产完全灭失。

 

金谷信托是《信托法》的“法外之地”吗?

 

判决书第4页,金谷信托的辩称写到“双方之间是简单的借款关系,而非信托关系,不适用信托法。信托法第三条规定:“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以下统称信托当事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进行民事、营业、公益信托活动,适用本法。江滨公司既不是信托计划的委托人也不是受益人,江滨公司与金谷公司之间的纠纷不适用信托法。双方之间就是以特定资产收益权转让为表现形式的借贷关系(由于银监会对直接进行信托贷款的规模限制,信托业大量贷款以此形式发放)”。讲起“潜规则”,被告毫无羞耻之心,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的各项规定,知法犯法,令人扼腕。受托人矢口否认信托,是根本违背受托人义务的表现,北京二中院却完全不顾法律事实存在,偏听偏信。 

  

按金谷信托的逻辑,转让经金谷信托委托评估的,合同项下的2.8亿元特定资产收益权做为初始信托财产设立了信托,江滨公司作为信托财产的提供方,却在金谷信托公司眼里连“信托”的边也沾不上,还处处都是毛病,结果合同性质什么都不是。有江滨公司这样的项目公司,单纯进行收益权转让,就能向银监会监管下的国企进行借款的先例吗?这样的“借贷”是不是玩笑开大啦?做为国有企业的信托公司,如此借款之说,是不是不负责任,涉嫌违反国家规定发放贷款,且数额巨大,是在玩忽职守,浪费公帑,想要逃避信托受托人的责任。 

 

“没有信托法律特征”,照金谷公司所称:“信托业大量贷款以此形式发放”是不是对中国银监会的监管能力的嘲讽,如此违法违规,是不是骇人听闻?用集合资金向注册资金只有800万元,没有二级房地产开发资质的项目公司发放“借款”有可能“经过上级授权和批准”吗?银监会管不了金谷公司吗?北京二中院就不能按江滨公司主张去查实吗? 

  评论这张
 
阅读(16624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